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有了更多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之后逐渐能够意识到:
“自己实际上是个冷淡薄情的人”

不属于社交障碍
但对于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恋人,朋友和爱豆)、没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那种类型的普通朋友,完全提不起兴趣。
即使是自习、吃饭,或者逛街;都是一个人比较轻松开心。

并非在抗拒和大多数人的交往;
而是在众多情况下,还是单独行动更让人舒适。

然而,交流也还是需要的。
不然思想就会被困在自身的狭隘范围里,无论那种意见是关于什么的,无论是何种深度的。

(所以还是想要认识喜欢看动画而且有一定积累的人;喜欢看电影电视剧,又讲究剧情等质量的人;喜欢读小说或者各种又不太深奥又不太肤浅的人;或者是喜欢我们龙哥,以及各种和自己能分享爱好的人。...

【YA】雅鲁斯山外的人 (12)

12.1

“我们就是梦幻所用的材料,

一场睡梦环抱了短促的人生。”

——莎士比亚。


12.2

7月7日0005时。诗和的报告还没有来。

伊扎克切断了电脑的通讯网络,调出之前的发来的报告,全部删除,拿起手边的枪,抱起电脑走进浴室。

他的手颤抖着拧开浴缸的水龙头阀门,然后将电脑丢了进去。看着那黑色的金属一下子就沉在底部,一角磕在底部,发出尖锐的撞击声。然后他开枪了,对着电脑。

阿斯兰在这响声中惊醒。


12.3

【以下为阿斯兰第一视角】

我并非是优秀的军人,因为我无法割舍对命令的质疑。

而我也不能成为优秀的政治家,因为我无法果决而坚定地作出判断。

我不过亦步亦趋,躲...

【YA】雅鲁斯山外的人 (10&11)

emmmm突如其来的填坑


10.1

刚回到家艾萨莉亚就接通了伊扎克的电话让他赶紧回来一趟。

艾萨莉亚看着熄灭了的通讯器屏幕,思考着如何同他那一如既往听不进母亲的话的儿子谈判。

玖尔家的命运从不平坦,而她一直以来只是希望伊扎克能平稳地过完这一身。

可伊扎克却毅然决然地参军,目睹他穿上象征荣誉的红衣的那一天,艾萨莉亚对伊扎克,已经无计可施。

即便现在成功将他栓在国防部,她也不能保证伊扎克哪一天就会决然地带着伏尔泰和卢梭再次离开。

熟悉的脚步声从玄关传来,门被关上,发出老旧沉重的声音。

“母亲,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事?我这三天休假,如果是明天还能把阿斯兰也带来。”

“伊扎克,坐下...

瞎打tag 跟你家有半毛线关系吗又当又立 令人作呕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YA文新情节涉及人物死亡,也是故事中两个人感情的第一个重要节点,本来就难产中。再加上其他事情的影响。最近断更一段时间。尽量不坑。

【YA】雅鲁斯山外的人(9)

9.1

艾萨莉亚上一次单独走进议长办公室还是帕特里克·萨拉还在的时候了。

“议长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关于奥布的爆炸事件的话,我无话可说。”

“你认为我会觉得奥布的爆炸事件有那么简单吗?”格雷克收起脸上的笑容,冷调昏暗的灯光将他的瞳色映成趋向于黑色的深红。

格雷克摆摆手示意艾萨莉亚坐下。

艾萨莉亚明白格雷克的意思,开门见山地说:“第一阶段的调查已经定论了。第二阶段目前主要交给了国防委的人,托尔·汉姆莱尔肯定会从中干涉。我建议让国防部或者Faith对第二阶段的调查进行秘密监视。”

“那就麻烦你同伊扎克联系了。另外请萨拉派费心说服阿斯兰。联合克莱因派的事情就以...

考试周闭关修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8)

8.1

奥布的爆炸事件已经过去了五天,由于涉及到PLANT方面重要人员,奥布和PLANT成立了联合调查小组。

PLANT这边由国防部和国防委员会负责。

“奥布方面传来消息说,根据目前已经逮捕的嫌疑人的自述,他们是根据前萨拉议长的意志行动的。玖尔议员,你有什么看法吗?”

发难的议员是乔治·阿谢尔。

“我现在的方针与理念同前萨拉议长没有任何关系。”艾萨莉亚·玖尔没有理会对方的刻意责难,回答得异常平静。

“等奥布方面的审问全部结束之后再提这种问题也不迟,阿谢尔议员,”格雷克瞥了阿谢尔一眼,“继续进行调查,光是PLANT的人不可能把场所摸得那么清楚,一定要把背后...

以前总是烦躁四五月的梅雨天,

但北方却是整个春夏的雨都下得小气,连下雨都下得皱巴巴的,压下来的云和刮起来的风倒是大方得很。

但下了雨终究是好的。


【YA】雅鲁斯山外的人(7)

【有人物死亡注意*】

7.1

奥布领导人的婚礼邀请了众多PLANT的重要人士——尽管这不过是出于私交,也使得奥布承受了来自地球诸国的巨大压力。

原来安排的游行和室外婚礼全都取消,改在了室内。

阿斯兰绕过遍布在几户每一个拐角的警卫,溜进了新娘的休息室。

离仪式开始还有37分钟。

“阿斯兰?你怎么在这里?”金发的少女看到眼前的人,一脸吃惊。

“等仪式开始了,就没法跟你单独说话了吧。”

“那也不能这样!”

阿斯兰看着卡嘉莉抬头盯着自己,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他们初识时她不曾拥有的,身为国家元首的,责任。

阿斯兰努力掩饰自己笑容中的一丝苦涩,弯下腰去想要拥抱卡嘉莉。

卡嘉莉轻轻推开阿斯...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