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9)

9.1

艾萨莉亚上一次单独走进议长办公室还是帕特里克·萨拉还在的时候了。

“议长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关于奥布的爆炸事件的话,我无话可说。”

“你认为我会觉得奥布的爆炸事件有那么简单吗?”格雷克收起脸上的笑容,冷调昏暗的灯光将他的瞳色映成趋向于黑色的深红。

格雷克摆摆手示意艾萨莉亚坐下。

艾萨莉亚明白格雷克的意思,开门见山地说:“第一阶段的调查已经定论了。第二阶段目前主要交给了国防委的人,托尔·汉姆莱尔肯定会从中干涉。我建议让国防部或者Faith对第二阶段的调查进行秘密监视。”

“那就麻烦你同伊扎克联系了。另外请萨拉派费心说服阿斯兰。联合克莱因派的事情就以后再说。”

“阿斯兰?那孩子不会再愿意牵扯其中的,”艾萨莉亚皱起了眉头,“我们并不是没有考虑过。”

“玖尔议员,形势发生了变化。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的死对于你们萨拉派来说是不可错过的机会,没有姓萨拉的人的萨拉派和克莱因派相比实在太弱势了。”

“但是······”

“不仅是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的死,伊扎克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在这样的基础上放弃对阿斯兰的劝说实在是太可惜了。”

艾萨莉亚看着格雷克玩味的笑容,一时间没有领会他的意味。

“伊扎克?为什么他·······”

同样有着银发蓝眼的母亲想起哈尼夫斯家的抱怨,伊扎克保存的照片和收集的新闻······

“议长是要我利用自己的儿子的感情吗?”回过神来的艾萨莉亚一下子站起来,桌上的茶杯因茶几的震动倾倒在桌子上,艾萨莉亚先前的冷静的语调消失了踪迹。

伊扎克·玖尔是艾萨莉亚·玖尔的软肋,是她的阿喀琉斯之踵。

“请坐下,玖尔议员。如果阿斯兰能够接受伊扎克,并因此支萨拉派的话,你又何乐而不为呢。我提议的,自始至终不过是对阿斯兰·萨拉的争取罢了。”

格雷克一边说着取出口袋中的手帕擦去了桌上倒出来的茶水。

艾萨莉亚盯着格雷克看着那条手帕,深红色的纯色棉布手帕,绣着G.P.的缩写,边缘处的走线并不平整,还有些变形,应该是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萨拉派和阿斯兰的关系与议长无关。请容我告辞。”艾萨莉亚并没等待格雷克回答便走了。


9.2

回到家的格雷克·波特在洗手池前清洗他的手帕,茶水渍并不好洗。水流太大,溅到格雷克的脸上。

让手帕泡在水中,格雷克抬起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

即使是调整者,只要年纪增长,脸上衰老的痕迹也会毫不留情地出现。


9.3

“妈妈,今天老师给我们讲了雅鲁斯山的故事,罗马好厉害啊。”

“雅鲁斯山?罗马?那不是在地球上吗?”正在厨房忙碌的黑色长发的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问自己的儿子。

“是啊,”刚刚长到一米多高的男孩子嘟起了嘴,“老师说雅鲁斯山守护七丘之地的屏障。原来那么小的七丘之地最后变成了罗马帝国啊,PLANT有一天也会变成像罗马帝国那样强大的国家的······”

女人笑了,双手往挂在墙上的毛巾上一擦,蹲下来抱住了男孩,“那格雷克要成为PLANT的雅鲁斯山吗?”

还年幼的孩子显然没考虑过这样的事,红色的眼睛里亮起光芒,黑色的马尾在脖颈后左右晃动。

他说:“反正我会保护PLANT就对了!”


TBC

评论(1)
热度(22)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