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Evanstan】Don't let me go. 10~14

10.
Sebastian觉得自己最近糟糕透了,他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见到Chris了。

整整三个月,而且纽约越来越冷了,但是他还要演一个在冷风里只穿了一件白T,一件夹克,一条灰黑破洞牛仔裤,塔拉着板鞋的该死的精神病!

不,关键是为了这位该死的神经病患者,Chris还跟他闹翻了。所以他们三个月没见面了。

谁知道Chris在洛杉矶搞些什么,反正是关于《局外人》的那些玩意,那该死的电影,从初冬快到美国最冷的三月,这破片子怕是连剧本都还没搞定。

Chris Evans,就是你也搞不定那个孤立的莫尔索了吧。

11.
Sebastian记得那天自己顶着快齐肩的金发回到公寓的时候,Chris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一脸凝重,对着电话的那头絮絮叨叨着什么。虽然Chris尽量保持自己的冷静,但他断断续续的单词明显表明,他和对话那头的人可没有站在同一边。

Chris瞥见Sebastian刚想给他给他一个“欢迎回来”的微笑,就看见Sebastian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狼狈的头发,然后,就没有那个微笑了,深深的皱眉取代了它的位置。

Chris知道Sebastian在美队系列电影结束后,虽然还在健身,但明显在控制自己的体重。他看着Sebastian一天天瘦下来,一开始只是担忧,现在他可知道各中原因了。Chris给了Sebastian一个“等下收拾你”的眼神,就继续返回电话的战争中。

Sebastian耸耸肩,从冰箱里取了瓶啤酒,把自己扔进沙发,拿起iPad自顾自玩了起来。

12.
Sebastian看着YouTube上的视频,笑得打颤,伸手去拿啤酒,但手伸出去,却抓个空。他这才抬起头来,发现Chris站在那里,刚把他的啤酒喝完。把酒瓶丢在地毯上。

“我想我的啤酒和地毯并没有惹到你。”Sebastian把iPad扔在一边,双手抱在胸前,下颚上挑,有些生气地质问Chris。

Chris伸出有力的双臂,撑在沙发上,将Sebastian围住,生气地说:“那你知道你惹到我了吗?”男人的身躯投下的阴影里,Sebastian看着在室内上身只穿了一条T恤的Chris。

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Chris一直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即使是在他不是美国队长的时候。

在T恤下,胸肌的美好的线条全部暴露出来,随着呼吸起伏,好像是有生命一般。而手臂上的血管因为Chris略微激动的情绪稍稍凸显,Sebastian似乎都能听见其实血液流动着的喧嚣。

Sebastian舔舔嘴唇,头向后仰去,靠在沙发上,张着嘴看了眼天花板,之后又把眼神投向Chris说:“这头发?你觉得不好看吗?”一边说着,Sebastian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发丝拂到脸上,沾在刚舔过的湿润的嘴唇上。

你知道,Sebastian唇的红和发丝的浅金,没有比这更好看的配色了。

13.
Chris觉得Sebastian就是上帝重塑他的。

他第一次发现不理智的决定也没什么不好,他第一次觉得肉眼可见的他拥有的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他第一次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深不可测的宇宙,诞生,扭曲,重生,湮灭,都十分美丽,而Sebastian是他最爱的那一个。

14.

Chris口中一声低吼,撤下双臂坐到Sebastian的身边,掰过Sebastian的上半身。伸手将Sebastian的头发捋到耳后,又旋即捏起Sebastian的下巴,吻上他的唇,两个人口腔里啤酒的麦芽香流窜到一起,弥漫在两人的纠缠中。

Sebastian搭上Chris的肩膀,十指有意无意地一下一下抓着,Chris平整的T恤马上就出现了一道道皱痕。Sebastian一手揪着那T恤,一手钻进T恤,在Chris的背后游走,他能感受到后背的肌肉的舒张,感受到它们的欢欣地跳跃。他双手扶着Chris的腰,一点点将Chris的T恤向上卷起,直到Chris不耐烦地将它脱掉。

Chris一把将Sebastian从沙发上拉起,按住他的后脑勺,狠狠地亲吻。Sebastian会意地一只手指扣着Chris的皮带,将Chris带向卧室。

 

TBC

(没肉,不会写肉。QwQ。)

 

评论(2)
热度(23)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