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Evanstan】Don't let me go. 18~20

每次写桃这边总是很崩溃。

这么完美的男人,我还要写他软弱,会逃避,会退缩什么的,我就是个智障。那么完美的桃我还有什么可写的!!!

18.

在好莱坞,没有什么场景是不能被建造出来的。尽管Chris很想把拍摄地定在真正的阿尔及尔,但几乎他身边所有人都反对他那样做。毕竟,在好莱坞,你还能伪造一个夏天。

所以现在,摄影棚里的Chris穿着短袖,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落,热得眼前像是糊了一层雾气。等今天的拍摄结束,他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浑身都是汗。

简单地冲洗身体,打开电视,打开一罐啤酒,任泡沫沾在手上,紧绷了一天的Chris终于能够有休息的时间,而且明天也是他答应的给全剧组的放假时间。事实上,剧组里几乎每一个人能无比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快临近深夜的电视节目总是贫乏得让人提不起一丁点兴趣。Chris随意换到一个正在重播新闻的频道,便懒得再换台。屏幕里的城市的灯光,在大雨的遮盖下,变得模糊不清,化成一个个颜色不一的花球。纽约暴雨。纽约?

想起纽约,Chris就不受控制地想起Sebastian。

今天他已经收工了吗?今天有好好吃饭吗?已经睡了吗?还是不开灯看iPad吗?

Chris拿起手机,点开Sebastian的号码,打下一行字:“I miss you , so much.”

大概半分钟后,手机屏幕亮起:“Actionis eloquence.*”

“Actionis eloquence.” :“行动就是雄辩。”出自莎士比亚的《科利奥兰纳斯》。

19.

即使是暴雨也无法阻止Chris匆匆忙忙的脚步。

Chris站在他再熟悉不过的公寓的门前,手颤抖得几乎都拿不起钥匙。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飞行,他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没有合眼。

当Chris打开那扇门时,他闻到啤酒的麦芽香,闻到伏特加的辛辣,也闻到红酒的熏香。他皱皱眉,将包丢到地上,走到厨房,看见大大小小,不同颜色的酒瓶立在餐桌上,玻璃的,塑料的,高高低低,好像围城一座古堡。

他急忙往卧室走去,叫着爱人的名字:“Sebastian?Sebby?”

走近卧室,他闻到Sebastian薄荷的洗头水的味道,闻到松针般的古龙水的味道,闻到烟草的味道。床上的被子一半被掀起,一半安静地躺着,一边的枕头上满是折痕,一边则像新换上的一般。很明显,现在的Sebastian已经忙碌在片场了。

他在床边坐下,从Sebastian那一边的枕头下拿出他平时写写记记的本子。他知道Sebastian总是喜欢睡前写点什么,然后念给快睡着的自己听,再把本子塞到枕头底下。尽管Chris知道Sebastian写下的每一个句子,但Sebastian还是总是习惯性地把本子藏在枕头底下。

Chris翻开已经爬满纹路的牛皮封面,翻过一页页的卷边,来到最新的一张。

“纽约下雨了,很冷。导演说要拍外景,说这是一场及时雨,这确实更真实。但如果是Chris来导,他肯定不会这么对演员的,他一直很温柔。Chris,不知道他在洛杉矶怎么样了。今天收工了吗?有好好吃饭吗?睡得够吗?还是盯着文件看到半夜吗?”

Chris说:“应该比你晚点收工吧。我不是你,当然有好好吃饭。工作啊,哪有睡够的时候。是啊,文件总看不完。”

“酒精,烟草,甚至咖啡因,和毒品有什么不同呢?都是用来麻痹神经的不是吗?想想两三百年前,大麻什么的不都是合法的吗?”

Chris手指划过那些明显是醉酒后写下的句子,脑海里浮现出Sebastian强忍着不哭的脸庞。

“Chris,don’t let me go.”

Chris合上本子,把它塞回枕头下。Chris走进卫生间,脱下和他自身一般疲惫的衣物,站在花洒下,让热水冲掉他的泪痕。洗去风尘的Chris躺进那整齐得可怕的另一半床铺,侧卧着,他仿佛看见Sebastian背对着他,脊背因呼吸微微起伏,他说:“I will never let you go.”

这里有个BUG,就是天气恶劣的话飞机应该没法着陆什么的。但是就当那时天气转好了吧。

 

20.

Sebastian顶着一头湿发回到家时,看着空落落一片黑暗的房间,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在黑暗中打开冰箱,拎出一罐啤酒,仰头灌下。

开拍以来,他回家之后就很少开灯了,卫生间的灯,电视机,还有冰箱,满足了他所有对照明的需求。Sebastian害怕开灯,害怕看见自己单独的影子,害怕看见毫无生气的另一半的床铺。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自己,刚躺倒在床上,就感到一双温热的大手揽上自己的腰际。Sebastian转过身,看见照进窗内的路灯灯光下的蓝色的眼睛,然后那双眼睛的主人,凑上前吻了吻Sebastian湿润的睫毛。

TBC

评论(1)
热度(21)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