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盾冬/Stucky】在你的身后 1~3

Stucky 盾冬在你的身后

AU

白手起家总裁Steve

中途落魄邮递员Bucky

竹马设定

OOC有,BUG有。

 

 

 

1.

Bucky四指划过Steve瘦削的手背,用力捏了捏他的手心,一把将他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里,他看着眼前这个脖子缩着还能挺直背脊的人说:“Steve,记得给我打电话。”


Steve拉过Bucky,踮起脚尖,给了眼前的高个子少年一个拥抱,他看着路边那辆车子后座上的纸箱,没有回答嘱托,说:“Bucky,照顾好自己。”


这一年,Steve十六岁,Bucky十七岁,他们踏入彼此的人生,整整十年。


初遇可能是一个春天。


“James Buchanan Barnes”


“Steve Rogers”

 

2.

这一年的纽约还是很冷,布鲁克林的幼年时拐了三个弯子的巷子里的房子已经不适合居住。五年前Steve从波士顿回到纽约时在寒风中在布鲁克林像个用尽了所有旅费的游客一般四处游走直到夜幕压上他的肩头,小酒吧的霓虹灯熄灭,他的鞋尖覆满泥土,他才不舍地回到他在曼哈顿的公寓。


离开布鲁克林五年,失去Bucky的消息八年,Steve从瘦弱的豆芽长成所有姑娘都会看一眼的标准帅哥,他有着常春藤学校的毕业证,烫得笔挺的西装,放在一格格玻璃抽屉里的袖口和几乎其他所有他和Bucky对曼哈顿憧憬的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


他找到一些人,负责,忠诚,热情,友好,善良,理性,比如Sam和Natasha。他们理解他,无私地帮助他。他们度过了很困难的时光,加班到晨曦出现,一遍又一遍地推倒策划重来,拨出一千个电话遭到九百八十二个回绝。现在他们能坐在一家餐厅里说说笑笑,不用考虑明天有多少字数的文件要看,有多少人坐在谈判桌对面虎视眈眈。


他也失去了一些人,比如说父母,比如说刚刚创业时的伙伴,比如大学里第一个吻她的女孩子,比如说Bucky。常常有人说Steve是一个极其老派的人,总是揪着过去不放,揪着古老的正义不放。Steve只是微笑着面对这种评论,然后将一份仗势欺人的合同退还给他的秘书。


他确实有些落时,跟不上这个时代许多人的滑步与踮脚,但他记得Bucky对他说的,正直和勇敢,不服输,这些东西使得Steve变成Steve,而不是一个在校园里受欺负的小个子。


Steve Rogers站在他公寓的落地窗前,曼哈顿的灯光永远不会熄灭,他看向灯光之间的缝隙,有些是关了门的办公室,有些是无人的道路,有些是没有人的卧房。时至今日,他还在寻找Bucky。在时代广场的咖啡厅的座位上,在满是油墨的报纸的角落里,在十字路口的绿灯下的人群里,他还在寻找Bucky。

 

3.

“Mr.Staffords?······请您在这里签字,好的,谢谢。”


刚回到在布鲁克林的公寓的Bucky看着自己像是被扫了一扫帚灰尘的脸,讽刺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摆出一个标准式的微笑,然后装模做样地开口说:“Mr.Staffords?”


Bucky并不讨厌自己作为一名快递员的工作,他知道自己就像这座城市血液里一个小小的红细胞。他很重要,没有红细胞就不会有血液这种东西了。但是一个红细胞容易死亡,一个红细胞很容易被另一个代替,他也没那么重要。更何况,在日复一日的Mr.Warenne,Mr.Finch,Miss.Cater还更多的人名之后,他对评论别人的姓名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了。


他脱下自己身上的制服,踢掉脚上的休闲鞋,马马虎虎地冲了个澡,就坐到自己的书桌前,把七零八落的账单拂到一边,打开他的小说,按下手机看了眼时间,十点四十一,他十一点半之前就得睡觉,每天的奔波让他累得几乎一沾枕头就可以睡着。但是Bucky不会这么做,以往良好的家教让他保持了阅读的习惯,虽然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阅读。


另外,现在他也没有足够的钱供他去酒吧混一个晚上直到天亮才红着眼睛扶着墙,或许还吹着口哨地回家。


自从他们家破产,他就学会了过日子,很实在地过日子。


他一向不是一个挥霍的孩子,事实上他很懂规划和节俭。比如说,为了送Steve画笔,他整整省了一个月的零花钱,没有去买漫画和新出的游戏机。物质上的困窘并没有真正地烦扰Bucky。但是他发现他去看Steve的计划实现不了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家庭无法支付他大学的费用的时候,他发现他被经济上的缺陷束缚了自由的时候,他才明白了所谓落魄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大二就辍学找了一份不体面,但很实际的工作。他换过很多工作,洗碗工,服务员,修车店里的帮工,很多很多,也同时做着两份或三份工。


随着父母去世,家庭的债务也不需偿还而不再需要他帮忙承担之后,他选择回到了布鲁克林。尽管他的信用评价不是很好,但凭着他闪耀的高中经历和所有之前工作的好评,他在联邦快递谋得一职。


他开着车子穿梭在纽约的大街小巷,遇到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遇到唠唠叨叨总不满意的妇女,遇到白发苍苍戴着珍珠的优雅的老人,遇到卫衣松垮的高中生。


Bucky总在想为什么他没有遇到Steve。


他真的很后悔在搬家换手机号的时候因为太多事挤成一团而没能告诉Steve。


评论(4)
热度(114)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