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盾冬/Stucky】在你的身后 7~9

7.

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千句话语中伤的Sam在被打来的电话提醒他的粗心的时候,正怀着刚收到他炫酷制服的愉快心情哼着歌要去参加两分钟之后开始的会议。该死的是他的秘书早就先行一步先去会议室了。而且Steve这个基本上不懂变通的人规定了任何人不能迟到,哪怕是像Sam这些公司高层也不能。


所以当Steve推开那扇玻璃门的时候,Sam像是抓住了救星一般把那支电容笔塞进Steve手里后就像赶着上课铃声的高中生一样逃开了。Steve看了一眼电容笔上联邦快递的标志,挑了挑他金棕色的眉毛,一手转着那只笔走向了电梯。

Steve作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板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即使他时时刻刻都散发着领导者的天然气息,他也不用这种身份把自己从人群中区别出去。


他会帮Sam还一只电容笔,他也会帮在会议结束后帮需要继续加班的人买外卖,他也会帮整天踩着高跟鞋的销售部的姑娘买上一盒后跟贴。Steve好像无处不在,好像他不需要娱乐,不需要放松,不需要再偶尔的几个夜晚丢掉文件就躺在沙发上,就着啤酒消化一整夜的脱口秀。


事实上,Steve唯一的娱乐项目可能就是去健身房了。以前他还能拿起画笔描摹Bucky脸庞的棱角,但如今光是看见书桌上他们俩已经泛黄的相片他就已经不敢再回忆了。回忆和现实的对照太明显太尖锐,Steve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足够坚强去承受着一切。


标着1的按钮外延的圆弧亮起暖黄的光。Steve想如果自己是一名快递员,他是不是更有可能在那么多那么多人找到Bucky呢。

 


8.

电梯门打开,里面的人踱出来,外面的人挤进去,电梯门又关上。所有人看起来都一样。大衣,围巾,西装,皮鞋,躲在衣着下瑟瑟发抖的躯体。黑色,灰色,藏青色,冬天的颜色总是单调沉稳,死气沉沉地配合着冬天清冷的氛围。但是,偶尔,Bucky也能看到一些让他眼前一亮的东西。比如说小女孩大红色的蝴蝶结,男孩子糟糕的五颜六色的搭配,还有眼前的称得上是耀眼的有着金发的男人。


Bucky Barnes看见那个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快步向他走来,他真担心那个男人走得太急会崴到脚。但是他只看见那个男人逆着人群流动的方向朝他走过来。


他的金发梳成整齐的大背头,发丝爬到脖颈处金色逐渐变暗显出棕色来。睫毛在他的眼下投下一片交错的阴影。青蓝色的眼睛离他有些远,他看不见那眼睛里的倒影,只觉得里面好像是被人点了盏灯亮着光芒,将那种蓝色滤得更浅更亮像那种上午九点被太阳抽出几成饱和度的天空。


Bucky想起很多事情。十岁时把他们裹在一起的蓝棉袄,科尼岛的蓝天,粘在窗户上的雪晶,罩住他们俩个人的浅蓝色的被单,被推下游泳池的Steve激起的水花,皱成一团的T恤和衬衫,像这种天气里Steve一直冰凉的手掌心。


然后那双手握上了Bucky的手,暖的,像是那种壁炉的带着材木气息的暖。现在Bucky能看清那双眼睛了。他看见从未静止过的人群,看见扩大的瞳孔,看见自己。他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双眼睛的主人先开了口:“Bucky。”


Bucky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少年的时代,有一个小个子叫他Bucky,大多数时候那个小个子语气都不大好,一副要对自己生气的样子。但是有的时候,那个小豆芽叫他的声音很轻,语速也变缓一拍。他知道,这种时候,他会拥抱那个小个子。


于是现在,他面对比自己高的男人,踮起脚尖拥抱了他说:“Steve。”



9.

Steve Rogers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喊那个男人Bucky的。


但是他记得Bucky永远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需要拥抱。


比如他坐在窗台的时候,比如他无法入睡的时候,比如现在这个时刻。


Steve想过一千种他和Bucky重逢的场景。在某个街角,某个咖啡厅,某个集市,甚至某个回忆。他想,再次重逢之时,Bucky能看见自己,看见那个不再弱小的自己。然而,现在,他像是变成了十六的那个在Bucky身后看着他离去的快要哭出来的少年,需要一个拥抱,一个告诉他他们不会再分离的拥抱。


TBC

评论(2)
热度(39)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