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盾冬/Stucky】在你的身后 10~11

10.

Steve捏着手里的纸条,手心的汗水的湿度已经让这张小纸片的边角翘起一个小卷,就像Bucky发梢打着的那种小卷。他盯着腕上的表,秒针不慌不忙地顺时针划过弧形,越过顶端的刻度让时针指向代表9的小圆球。


他一直以为快递员的工作时间也是朝九晚五的,事实上Bucky一般七点左右就能踏上回家的行程,但是他习惯了自作主张地待得更久一些,毕竟他也无处可去,而且投递点里有免费的暖气,咖啡,广播,网络和灯光。


而且走回他的公寓大概只需要二十分钟,比起在下班高峰的时段里在人行道看车辆互相拥挤看行人低头疾走,他更喜欢在寂静的地砖上默默路过里面满是喧哗欢笑的酒吧。


Bucky知道Steve会去找他,只是他没想到尽管他已经提前一个小时拉下投递点的电闸,关上门离开,踏上公寓的台阶的时候,他会看见裹着大衣的Steve坐在他的门口,头枕在肩头睡着了,手里还捏着今天上午给他的写着地址的纸片。


Bucky走到他身边蹲下,看着睡着的大个子,Steve壮了不少,即使在厚厚的大衣下也能模糊地看出手臂肌肉的线条,睫毛依旧很长像假的一样,但是脸没怎么变,还是棱角分明,线条凌厉,一副正直的样子。


Bucky伸出手指戳了戳睡着的人,说:“嘿,在别人家门口睡觉可不怎么好啊,Steve。”


被叫醒的人睁开眼睛,眼中的蓝色在暗黄的灯光下变暖,在完全露出之后开始发光。Steve笑了眼角扯起浅浅的皱眉Bucky才意识到他们也都不是当初的少年了。Bucky站起身一手把Steve拉起来一边一手摸了钥匙打开门把Steve推了进去。


等Steve到了房间里,Bucky才觉得自己可能有必要换一间公寓了,因为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话,这房间就太小了。以后他们一定会总在一起的,像以前一样。

 

 

11.

Bucky蜷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握着着啤酒易拉罐,低温让他的手有些疼,渗出的水珠顺着手掌沿着他胳膊并行血管停留在赤裸的皮肤上。椅子被转了个方向,拉近了床铺,所以他现在一低头,就能把下巴枕在Steve的金发上,他也这么做了。Steve的呼吸扑在他的脖子上,蔓延到他的胸膛,Steve的声音闷闷的,他听不清。


没得到回应的Steve一把把Bucky从椅子上拉下来,让微醺的男人坐在自己的腿上,逼迫蓝绿色的眼睛直视自己。有些发怒的男人像绷紧了尾巴的狮子,他的双手握紧了Bucky的上臂,说:“Bucky,我很想你,我爱你。”


这可能Steve沉默了许多年第一次对Bucky表白,而被表白的人则在后悔自己不应该因为重逢的喜悦而一时兴起开了啤酒,也不应该不服气Steve大有长进的酒量而逞强,或者就不应该和Steve两个人单独共处一室,也不应该那么想念Steve以至于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什么了。


他们交换了这些年自己的经历,交换了对生活的抱怨,交换了梦里发生的情节,交换了深夜盘旋在脑海里的儿时的场景,交换了思念彼此的时候,交换了从别人的身上中折射出的对方的身影。


Bucky揉了揉Steve已经乱糟糟的头发,像是安抚一般,把额头抵上Steve的,他才感觉到Steve的体温比自己高,像是暖烘烘的火炉,自己可能等会会被烤焦。Bucky钩钩嘴角说:“Steve,你一直不知道怎么追别人,以前我一直很担心你找不到一个好姑娘和你共度终身只能一直打光棍,那多可怜啊。但是现在你进步了很多。不过你在这方面可能永远都超不过我。”


Bucky仰头把铝罐里剩余的淡黄色的啤酒灌进喉咙,混着酒精的气息和麦芽的香气,他吻了Steve。


刚刚还温怒的狮子一下子温顺起来。一只大手拖着Bucky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啤酒的味道和冰凉的空气在口腔里流窜,Steve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尝够了带着木桶醇厚香味的红酒,待够了恒温不变的带着擦得反光的玻璃的办公室。这个吻让他回到很久之前的冬天,Bucky和他缩在被窝里,带着雪晶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来,虽然很冷但像那种最澄澈的湖那样干净,然后他们打开一瓶苏打水,从没盖严实的被角里钻进来的日光打在玻璃瓶上。那时候Bucky说:“不得不说,Steve,你的蓝眼睛真的很好看。”


现在Bucky的小公寓里并没有风漏进来,但没有暖气混杂着的空气仍然清冽干净,在唇齿碰撞的间隙里,Bucky说:“Steve,我爱你。”


评论(1)
热度(37)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