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3)

3.1

伊扎克站在监狱的门口,低头又看了一眼时间,眉头早就皱了起来,如果手边有什么东西的话,那肯定被他摔在地上了。

看着那个红色的身影不慌不急地朝门口走来,伊扎克大喊:“你小子太慢了!!!到底在磨蹭什么!!!”

阿斯兰老远就听见伊扎克的声音,不管是过了多久,阿斯兰还是不擅长伊扎克这种可以说是急躁的性子。向来冷静的自己遇上伊扎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会急躁起来。

“办手续难道不需要时间吗?!吵什么!”

“哼,”伊扎克本想再说什么来反驳,转念一想倒也是自己理亏,只好作罢,“去我家住吧,你的任职还没下来。”

确实是听迪亚哥说过伊扎克今年早些时候已经自己买了房子了,说是当上国防部长也不好再住宿舍了。

但是,去伊扎克家住?

“等一下,为什么我要去你家住?”

“哈?你觉得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等任职下来了就可以住在宿舍了,在那之前我自己可以找地方住。”

并不说阿斯兰讨厌和伊扎克住在一个屋檐下,只是他没有信心能和伊扎克的坏脾气和睦相处。

“啰嗦!叫你住你就住!刚下军事法庭的人,有多少人敢把房子租给你!”

伊扎克已经生气了,一把抢过阿斯兰手中的行李。说是行李,也不过是装着几件衣服的有些憋下去的手提包。

“伊扎克!”

“闭嘴!!”


3.2

大多数单身汉的房间肯定不会是整洁的。

虽然阿斯兰知道这一点,但当他走进伊扎克家的时候,还是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虽然说不上脏,但是很乱——文件堆满了客厅的茶几和餐桌,大大小小的书从桌椅上和沙发上一直堆到了地上,碎掉的杯子还留在地板上,一副国际象棋也散落在地板上。反倒是厨房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伊扎克,你到底为什么要买房子一个人住啊?是觉得宿舍太小,弄得还不够乱,吗?”阿斯兰走进客厅将杯子的碎片捡起丢掉垃圾桶里,顺势坐下,将那副可怜的棋收拾好。

“啰嗦!要你管!”伊扎克将阿斯兰的行李扔到沙发上,扯开军服的领口,走向冰箱,拿出两瓶啤酒。站着看了半天,没有发现能让他们两个坐下的地方。

“啧。阿斯兰,客厅里没地方坐,到我房间里去吧。”

阿斯兰虽然站起身,跟着伊扎克走向主卧,但心里却嘀咕,你这么大个客厅都没地方坐了,房间里还能有地方坐?骗鬼啊。

果然,卧室的书桌上和地板也铺满了文件和书籍,伊扎克的“可恶”在安静房间里格外响亮。

“坐床尾凳吧。”

阿斯兰看着伊扎克打开啤酒,把易拉罐的拉环弹到地上,觉得好笑,不小心笑出声,结果换来了对方的一记白眼。

“笑什么?”

“没什么。”阿斯兰笑着坐下。


3.3

“伊扎克,PLANT有自己酿啤酒吗?”

“哈?应该有吧,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总觉得很久没回PLANT了。”

扎根在土壤里的作物,享受阳光和雨水,成长最后成熟,有的被加工后搬上餐桌,有的被酿造后装进瓶子。

小的时候,他们都羡慕地球,有真正的风雨雪云,真正的河流树木,真正的山脉和草原。长大之后,他们参军,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朋友和爱人,保护PLANT。地球成为了他们的敌人。

他们在追求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伊扎克,你爱PLANT吗?”

伊扎克本想说他问的什么鬼,但看见阿斯兰垂下了头,灯光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

阿斯兰,你在想什么?

“废话。你难道不爱PLANT吗?”

阿斯兰笑了笑,说:“当然了。但是我也希望和平,如果有一天PLANT,再次站在和平的对立面了怎么办?”

伊扎克冷哼一声,说:“那么奥布就是和平了吗?战争不是一个国家就可以挑起的。我只知道,我要保护PLANT。”

阿斯兰转过头去看伊扎克,苍蓝色的眼睛里还是原来那般简单直接。

“谢谢,伊扎克。”

阿斯兰捏扁了易拉罐,投进了角落的垃圾桶。

伊扎克没回应他,也将易拉罐往角落扔去。哐当——没进。

“可恶!!!”

“哈哈哈,伊扎克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阿斯兰看着气急败坏的伊扎克,绿色的眸子里尽是笑意。


3.4

糟了!昨天喝多了,结果就这么倒在床上睡着了。

前一秒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的伊扎克在看见床上的蓝色脑袋之后,一下子清醒过来。

窗外的阳光正盛,不会中午了吧?这已经算是翘班了吧。不对,今天是休息日。

伊扎克按了按自己的脑袋,自己的酒量算不上很好,现在头还有些胀痛。

阿斯兰还没醒,背对着阳光,领口敞开,露出里面蓝色的衬衣。前额的刘海搭下来,抵在鼻梁上。

这是伊扎克第一次看见阿斯兰睡着时候的样子。

这家伙睡着的时候倒没醒着的时候让人烦躁。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扎克就觉得阿斯兰好看得像女孩子一样。

结果性格却格外要强,冷静执着。作为军人却有优柔寡断这一点倒是有些像女子,之后更是惹出天大的乱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伊扎克就觉得这个人是必须活下去的,而自己是必须保护他的。

所以说,自己肯定是倒了大霉才会喜欢这个混蛋的。

可恶!可恶的阿斯兰·萨拉!

伊扎克伸手去撩开他的头发,发现他的眉头微微皱着。睡觉还皱眉头?伊扎克不由地将食指抵在了阿斯兰的眉头。指尖带来的微凉的触感和压力让阿斯兰一下子醒了过来。

然后,阿斯兰就看见伊扎克的侧撑着身子看着他,手指还抵在他的眉间,银发和蓝色的眼睛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微光。

虽然以前大家都说伊扎克的眉眼很好看,但是这么近距离看他,阿斯兰还是第一次,确实很英气。等一下,他在想什么?

阿斯兰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英气?留着万年不变的齐刘海和短发的这种女气发型的伊扎克英气?他是不是疯了。

“你干嘛?”阿斯兰慌乱地打落伊扎克的手,赶忙坐起来,瞪了他一眼。

“哈?你至于那么大反应吗?”伊扎克也瞪了回去,然后又在内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说:“今天休息日,在家里整理东西吧。”

阿斯兰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说:“昨天忘记说了,谢谢你让我住你家,伊扎克。”

“哦······”

伊扎克突然想起那年自己赢了棋局后向自己祝贺的阿斯兰。

可恶的阿斯兰·萨拉!!


TBC


评论(4)
热度(25)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