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6)

6.1

“开什么玩笑!这种审查对两国的关系会造成多大的损害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PLANT在地球上的友邦本来就已经屈指可数。不过是一次个人行动,完全没必要为此修改暂居条款!”托尔·汉姆莱尔国防委员将提案狠狠摔在伊扎克的办公桌上,泛黄的指尖抵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伊扎克,“哼,这种半吊子的提案,也只有愚蠢的军人能提出来了。已经三年了,为什么还不明白战争已经结束了?简直和旧萨拉派一般,冥顽不化。”

萨拉这一姓氏对伊扎克来说过于刺耳,由于阿斯兰,也由于母亲。

可恶!

伊扎克装作不经意地用手背将那位的茶杯从桌子上拂下,瓷器碎掉的声音让那人吓了一跳。

伊扎克抬眼看着对方,说:“之所以提前知会您一声,不过是因为您是奥布驻境人员事务的负责人。文件我会直接提交给议长。至于结果,我想您不用太操心。”

紫衣的中年男人刚想反驳,伊扎克又抢开口:“请回吧。”

啧,可恶的克莱因派顽固党,激进和平派。

“部长,是时候去见议长了。”诗和的声音响起。

新上台的格雷克·波特,一个既不是克莱因派,也不是萨拉派,快速崛起的政治新星,同当年的迪兰达尔相似。


6.2

伊扎克的直觉出错了,格雷克实际上,是个理想主义者,但奇妙地又是一个在复杂圈子也能游刃有余的天才。

“和奥布的互助条约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对我们有利的地方已经不多了。你的提议我会认真考虑的,玖尔部长。”有着红棕色瞳色,黑色短发的中年男人看了提案的摘要后,棱角分明的刚毅脸庞上露出了微笑。

伊扎克点头致意后,盯着格雷克的双眼,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格雷克将文件放在桌子上,拿起茶杯,一边也盯着伊扎克。

“请问议长对阿斯兰·萨拉的安排是什么意思?想利用他来做什么?”

“利用吗?说没有利用的不可能的,”格雷克直直地看着伊扎克,“阿斯兰·萨拉,一些人心目中的战争的英雄,王牌机师,前萨拉议长的儿子,拉克丝的友人,奥布首长的前恋人,与你——国防部部长也关系不浅。拉拢他对我来说,好处太多。你具体想问哪一点呢?”

“仅仅是拉拢的话,又何必力排众议立他做Faith?克莱因派的顽固党在您上台以来,就在不断制造麻烦吧。”

“激进和平派那群人确实是个问题呢。正是如此,我才需要培养自己的人。作为Faith的阿斯兰·萨拉,才能成为我的盾。”

“阿斯兰是不会参与政治斗争的。”

格雷克将茶杯放回桌上,再看向伊扎克的时候,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玖尔部长,这不是出于我个人私心的政治斗争。想必你知道激进和平派的主张。放弃武力就是和平了吗?放弃了武力又如何保护自己?我们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是一味追求和地球的友好关系吗?难道不是增加人口,恢复生产,改革农业吗?我想的,不过是如何能更好保护PLANT,让她长久繁荣而已。”

格雷克身体前倾,语调变得激动。

伊扎克看见他因情绪波动而发红的脸,低下头看见茶水倒影中的自己。

战争与和平,伊扎克不怎么考虑这种东西,他只想保护珍视的东西而已——母亲,朋友,阿斯兰和PLANT。

伊扎克抬起头问:“波特议长,你的话能相信吗?”

格雷克没想到伊扎克会这么问,一愣,随后又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说了那么多,你的问题就是这个吗?相信不相信,都取决于你。不过,从我来说,我是希望你相信的。毕竟我也想拉拢你。”

真是个直率的男人,他能当上议长简直神奇。这么一想,伊扎克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那我先告辞了。”伊扎克欠着起身,在得到对方的应允后,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伊扎克,关于阿斯兰。我任命他为Faith,另外的一个考虑是觉得他在两次大战中失去了很多,却几乎没得到私人的回报,至今漂泊无定。任命他为Faith也是想告诉他PLANT是他的归处。。”


6.3

“彼得为什么那么冲动,一个人就行动了?”抽烟的男人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应该是怕等互助条约到期后,他就必须回奥布了吧。”一个黄发的小个子说。

“那也还有七个月呢,顺利的话,七个月后,事情早就结束了。”还有第三个人。

抽烟的男人点燃了第二支烟。

“本来还想让他去监视萨拉的,算了,目前看来他不是威胁。就算是,到时候一起除掉也容易。反倒是拉克丝·克莱因下台后,新萨拉派的动向更重要。是时候打压他们了。还有那个伊扎克·玖尔,也很碍眼。”


TBC







评论(1)
热度(22)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