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1)

【未考据军衔、部门、具体地名、武器名称等设定,多BUG。个人不喜欢L,KL基本不出场。慎入!!】

注:

雅鲁斯山为亚平宁半岛台伯河西侧,东西走向的山脉。是从古时西侧进入罗马城市起源地——七丘之地的必经之路。其名Janus是January(一月)的起源。

雅鲁斯山外的人指阿斯兰和伊扎克。

1.1

拉克丝的下台比战后初期的人们想象得要早——三年。

纵然拉克丝有着克莱因派的支持,本身也聪明过头,但让一个年轻的孩子管理国家果然还是太幼稚了。

事实证明,和平的歌只有在战争时期才最受欢迎。外交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友好的政策并不能换来对方的优待,一味的贡献也让PLANT陷入了经济危机。

阿斯兰坐在会议室外的沙发上,手中的屏幕里放映着拉克丝的告别演讲,可是她的和平的呼声已经变成了没入大海的砂砾。

和平,像一针吗啡,不痛了,就丢在一旁了。

拉克斯说:“即使战争永远都无法被消灭,我也会一直祈愿着和平。”

1.2

“阿斯兰,拉克丝和基拉现在情况怎么样啊?”刚结束会议的卡嘉莉脱下外套随意地丢到沙发上,挽起袖口,看着桌上的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阿斯兰。

“虽说下台了,但克莱因派还在,他们俩应该没事的。”阿斯兰拿起外套,披在卡嘉莉的身上,皱了皱眉头,“以后可不能乱丢衣服了,最近也要好好休息,不能结婚了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吧。”

“嗯······谢谢,”卡嘉莉对上那双绿色的眼睛又闪躲开去,“阿斯兰之后什么打算?”

“我还没想好呢,可能回PLANT吧,不过很可能回不去吧。”

“如果需要帮助,你就和我说吧。”卡嘉莉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翻出最新的经济报告。

阿斯兰微笑着看着卡嘉莉的背影,她也早就不是原来那个莽撞,单纯到有些愚钝的女孩子了啊。

卡嘉莉的婚礼定在6月28号,初夏,这样她就可以穿轻便的礼裙了。还有4个月。

1.3

阿斯兰坐在床前,房间内只开了一盏台灯。

3年,世界在战争的折磨下,逐渐回复了正常的呼吸。每天早上,似乎所有人都有要奔赴的地方。夜里,房子的灯火也亮得整齐。

而他,却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虽然在战争期间他好像也没有真正明确自己追求的东西,但起码,他能做出决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现在,却好像,什么都不用做了。

父亲母亲已经不在的现在,基拉、拉克丝,卡嘉莉······,似乎已经不存在需要自己守护的人了吧。到如今,就连留在奥布的理由也没有了。

阿斯兰突然觉得好笑,也就是说,自己从现在开始可以任性了吗?“任性”这个词,和他真是不搭啊。

1.4

视讯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是伊扎克。

银白色头发的主人那边还是白天,蓝色的眼睛直直盯着阿斯兰。

“事情我听说了,你想回PLANT吗?”果然是伊扎克呢,实在是太直接的提问了。

阿斯兰苦笑,说:“我回得去吗?”

我这样的“叛徒”,回得去吗?

“哼,你到底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PLANT难道还容不下你?”伊扎克向来不喜欢阿斯兰的疑虑——他称其为“女人的优柔寡断”,“没事的,回来吧。”阿斯兰还是有些担心地看着伊扎克,而对面穿白衣的人一则是脸“不准拒绝”的表情。

阿斯兰笑了出来,点了点头。

3年间,他们的关系变得比战时好了很多。以前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们俩的关系很微妙。

“我能理解你小子的选择,但这并不代表我赞同你这么做了!”看着醉酒的阿斯兰,同样微醺的伊扎克是这么对他说的。

阿斯兰已经并不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了,只记得迪亚哥好像哭了。

回去吧,留在奥布的理由已经没有了,奥布不属于他,他也不属于奥布。

而过去的选择,总有一天需要他去承担。

TBC









评论(4)
热度(38)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