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草

躺在坑底的咸鱼。

【YA】雅鲁斯山外的人番外 —— “棋局”

【五一外出,存货在电脑里没办法发,在火车上用手机打了一个番外。如有错字请见谅。】

如果说阿斯兰执白的时候能赢伊扎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的话,那阿斯兰执黑时的胜率也超过七成就有些让人困惑了。

今天这次,伊扎克又输了。

说实话,阿斯兰并不擅长伊扎克这种战术学派的对手,尽管开局的棋谱早就烂熟于胸,但每次伊扎克走西班牙开局的时候,他总是觉得变扭。

对面的人实在是太熟悉阿斯兰了,尽管知道自己胜率不大,但每次都能破坏阿斯兰的布局,让他赢得不舒服。
这次也是,伊扎克笑着看着对面的人早早地就皱起了眉头,完全没有发现正注视着自己的灼热的眼神,不慌不忙地出子,防御,异位……

“哼……”伊扎克不喜欢局面学派的走法,从来都不。
听见伊扎克的不满,阿斯兰抬头,正好对上瞪着自己的蓝色眸子。看着伊扎克快要炸毛的样子,阿斯兰笑了出来,“下棋的时候焦躁可是大忌啊,伊扎克。另外,你无根子过多了。”

“啰嗦!还轮不到你来教我下棋!”

伊扎克低下头,刘海的阴影将他的眉眼藏在了黑暗里,但阿斯兰对那剑眉和蓝眼实在太熟悉不过,就算在阴影里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伊扎克略显苍白,又覆满了茧子的手伸向了Queen……

阿斯兰总说伊扎克下棋太急,气势和战术都上佳,比他好得多,但战略方面总欠缺了那么一点。

跟别人下的时候,缺陷不会显露出来,但碰上阿斯兰就变成致命伤了。

中局过半,阿斯兰已经大了伊扎克两个Bishop,中心也被阿斯兰占据了。

局势已定。

但伊扎克是肯定不会认输的吧。阿斯兰在心里默默叹气,悄悄抬头看了眼伊扎克。

伊扎克在认真的时候,表情反而比平时更平静,和以前那个暴躁的他不一样。

阿斯兰想起今年早些时候剿灭一伙前反动势力余部的时候,在军本部进行指挥的伊扎克。

一袭白衣,明明汗水已经从额前淌到了耳边,声音却依旧冷静镇定。

当时阿斯兰还对自己身为Faith却没有被派遣参加这次作战感到不甘心,但在看着伊扎克的身影的时候又觉得庆幸,庆幸自己能够再一次确定自己对伊扎克的爱意。

虽然在中局后半,伊扎克对阿斯兰还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但当棋局要接近尾声时,结果已经清晰了。

“Checkmate.”

“可恶!!!”伊扎克刚想把棋盘掀到地上去,双臂就被阿斯兰按住了。

“伊扎克,别这样。”

“可恶……哼!”伊扎克甩开阿斯兰,蹭地站起来,走到桌子的侧边,把阿斯兰拉进怀里,低下头,咬了阿斯兰肩膀一口。

“伊扎克!”阿斯兰伸手就要去摸自己的肩膀,双手却早就被伊扎克从手腕住握住,动弹不了。

“别动!!!”

伊扎克直起身子,俯视着怀里的人,可恶,为什么就赢不了!

阿斯兰看着紧紧怀抱着自己的男人,叹了口气,把头抵在伊扎克的锁骨处。

伊扎克感受到阿斯兰的主动靠近,也松开了自己束缚着对方的手。

阿斯兰顺势抚上伊扎克的背,拥抱他。

即使过了那么久,还是很在意他们俩之间的输赢呢。在那么多不幸的变故之后,他们却找到了二人间不会改变的东西。

END

评论(5)
热度(19)

© 蕙草 | Powered by LOFTER